化学试剂批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批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第7节陈皇后从金屋藏娇到冷落长门-【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1 10:54:39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批发厂家

“(陈皇后)闻 卫子夫大幸,恚,几死者数矣。上愈怒。陈皇后挟妇人媚道,其事颇觉,于是废陈皇后,而立卫子夫为皇后。”

——《史记·外戚世家》

汉武帝所立的第一个皇后——陈皇后,就是他在金屋里藏的那个阿娇。

刘彻继位后,没有忘记小时候一块绕床骑马弄青梅的阿娇,不久立她为皇后,也算实现了当初金屋藏娇的诺言。

阿娇从小娇生惯养,当了皇后以后,刘彻百般宠爱。刘彻曾对她许诺早上出去处理国事,晚上一定回来陪她。一时间,金屋里郎情妾意。

自我感觉超级良好的阿娇,心里别提多美了。

刘彻就不同了,十几年来几乎每天面对同样一张面孔,早没新鲜感可言了。刘彻寻思着,怎么着也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就是没机会也要创造机会,物色几个顺眼的美人。

却说这阿娇长的也还算对得起皇后的称号,虽说娇生惯养惯了,有时候难免耍点小性儿,这也没什么要紧的。关键是,她有不能生育这个生理缺憾,这就为刘彻日后的外遇提供了堂而皇之的理由。

一天,武帝路过平阳公主家,公主盛筵相待。

筵席上自然有美女歌舞助兴,刘彻一眼就看上了一个叫卫子夫的,公主就顺势她将送与武帝。这个卫子夫就是汉朝赫赫有名的大将军 卫青的姐姐。

刘彻十分高兴,便携美女同归。

谁知阿娇恰在宫中等候,与刘彻刚好碰了个对面。她竖起柳眉,脸色铁青,恨恨道:“好!好!”说毕回头就走。

刘彻毕竟是刘彻,心想皇后一家权势庞大,自己能够继承皇位多亏人家扶持,不好得罪,况且还有金屋贮娇的誓言,于是赶紧赔礼道歉。

这阿娇也是个大醋坛子,经刘彻一再温存,这才面露喜色。为了小心起见,与刘彻约法二章,一把卫子夫锢置冷宫,二不准私见一面。

这阿娇身为皇后,却没有母仪天下的气度,处处约束武帝。在他面前百般温存,妄图守住武帝狂野风流的心。想历朝历代的皇帝,那个不是三公六院七十二嫔妃,这阿娇想把三千宠爱集于一身,可是却忽视了刘彻的心理感受和生理需求。这也酿成了她日后的个人悲剧。

可是事实证明,她又失败了。

一天武帝偶翻宫人名册,看到卫子夫三字,不由地触起前情,命内侍召入。二人一宵欢梦,卫子夫此夜竟然怀孕。

陈后宫中耳目不少,此事很快传到她耳中。

抓住把柄的陈后恚恨异常,风风火火地去见武帝,妄图把这一段私情扼杀在襁褓之中。没想到这一次武帝却不肯再相让,反责备她不能生育、未有子嗣,还说自己不能不另幸卫氏。

陈后当时就哑在那了,心想谁说老娘不能生子,我偏生给你瞧瞧。

她一面出重金求医,四处搜寻专治不孕不育的大夫;另一面极尽勾引妩媚之能事,妄图挽住武帝的心。

可是造化弄人,喝了汤药无数的陈后,终究没能留住武帝。

眼睁睁看着武帝夜不归宿,专门往老对头卫子夫的屋里钻,陈后肺都气炸了。

人要是被逼急了,什么事都会做出来,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陈后找了巫女楚服,又根据楚服提供的方法做了几个小布人,代表卫子夫和其他几个得宠嫔妃,日夜用针刺小布人以诅咒她们。有个陈皇后中的侍女向武帝密报了皇后行巫这事。

纸终究包不住火,这事终于败露了,陈阿娇这下糗大了。

武帝最讨厌背后穿小鞋的主儿了,当下将楚服拿下,二话没说就斩首示众。平日里伺候陈后的女使太监三百余人,也跟着遭殃全被处死。陈后吓得魂不附体,数夜不曾合眼。

这还只是杀鸡给猴看,该来的终究会来的。

不久陈后册书被收,玺绶被夺,皇后的名分算是没了。但是当时其母窦太公主依然健在,碍于昔日情面和当初金屋藏娇的誓言,武帝把她贬入长门宫。

卫子夫因为伺候武帝有功,被立为皇后。

阿娇遭逢此祸,由昔日娇贵的皇后贬作废居长门的宫人,感到异常落寞。自从入居长门宫中以来,终日以泪洗面,茶饭不思,日渐消瘦。不甘忍受“红颜未老恩先断”的苦楚,一心想着挽回武帝的心意。

她想起武帝曾对司马相如的赋赞不绝口,于是就心生一计。

可谓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日,阿娇命一个心腹内监,给当时大名鼎鼎的写赋专家司马相如出了一道有奖命题作文,请他写自己深居长门的闺怨。奖金是:千斤黄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司马相如挥毫泼墨,落笔千言,《长门赋》当下写就。从文学角度讲,《长门赋》的确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可惜的是,武帝在看过司马相如《长门赋》的后,虽然称赞此赋为上乘之作,却没联想到阿娇,可见刘彻离了阿娇小日子过得也不错。

有一次偶尔想起她来,心想自被贬长门宫后还不曾召见过她,心中有所内疚,于是与她约好在城南宫相会。

阿娇心想皇天不负有心人,老鲶鱼终于翻身了。于是沐浴更衣,细描峨嵋,轻铺淡粉,打扮了大半个时辰,自己觉得相当良好了。就十步并作一步,朝南宫赶去。

那个没心肝的破铜壶滴滴答答,早过了约定的时辰了,武帝依然没有来。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诗意也被寒风吹得只剩下凄凉与无奈。这一次,阿娇白白等了一夜。

没想到,一次错过竟成永诀。

不久母亲窦太公主辞世,阿娇寥落悲郁异常,没过多久也魂归黄泉,时年二十六岁。

金屋藏娇让后人知道了陈阿娇,司马相如的长门赋也让后人知道了她的悲惨收场。陈后的一生,从金屋藏娇的尊贵到独守长门的冷落,可以说是一个可怜女子的斗争史。与命运与时代作斗争的陈后,目的只有一个,汉武帝的爱。

可是,她错了。

错就错在她偏偏爱上了这个雄才大略又风流不羁的汉武帝刘彻,她的命运,从七岁的刘彻说出金屋藏娇的佳话时就已注定。

点评:

爱情的纯粹经不起权力的熏染。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找工作

招聘网

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