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批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批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世人不知有因果因果何曾饶过谁

发布时间:2020-07-13 16:30:02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批发厂家

又是一年清明节,天空中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我想起了生命中那些不能承受的痛。

我父亲那一辈,有哥四个,我父亲排行老二,因此我有一个伯父,一个三叔,一个小叔。

2010年,我三叔因病医治无效,离开了,享年50多岁,英年早逝,一大家子都沉浸在悲伤中,一直无法走出那种悲痛的阴影。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我三叔去世十个月的时候,因为一次意外,我虎哥被高压电击中,当场毙命,那年他26岁。而我虎哥,恰是我三叔的大儿子。

他被电击的那一天,我在外求学,接到母亲的电话,我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我连着问了母亲三遍,在得到她的三次确认之后,我知道,那突来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是我不愿承认、不愿面对罢了。天妒英才,每个人都无能为力。

瞬间,泪水迷失了我的双眼,从此我的心里总感觉缺少点什么,任时间流逝,也无法弥补。

处理完虎哥的后事,我静下心来,想要找出这一切变故的原因。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思考,我终于理解了,这一切都是有因果的,早已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

世人不知有因果,因果何曾饶过谁!

我三叔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但更是堕落的一生。

从爷爷、奶奶、大伯、父亲、小叔那儿听过关于他的无数传闻。

年轻的时候,他出奇的懒惰,整天围绕着他的两件事就是吃饭和睡觉。由于他的懒惰,家里人都讨厌他,因此,每隔一段时间,他都要外出流浪,避开家人那嫌弃的眼光,其实他是在逃避现实。每次外出,他尽做鸡鸣狗盗的事,还曾被别人抓住过无数次,每次被别人抓住后,都是我们爷爷出钱赔偿,赔完别人,爷爷必对他来一顿暴打,希望他能吸取教训,有所改正,但事实恰好相反。

渐渐地,家人彻底放弃了他,他却仍然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浑浑噩噩,惶惶不可终日。

后来,不知是上天眷顾,还是因为别的,经别人介绍,他认识了我现在的三婶。娶了媳妇,也算是成家立业了。后来的日子,虽然清贫,总算还是有点起色,生了我虎哥和二哥,一家四口,也算幸福,但他的懒,却仍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我虎哥渐渐长大了,大概十五六岁的时候,由于看不下去他的懒惰,时常顶撞他。有一回,由于我虎哥顶撞他,他竟然骑在我虎哥身上,将我虎哥压倒在地上,拿出随身携带的刀子,将刀子对着我虎哥的脖子,口中称要宰了我虎哥。那时的我还小,只是觉得很害怕。经众人的劝说,才平息了此事,但这件事,却在我心里留下了阴影,我一直觉得三叔是一个残暴的人。事实上,他也确实是一个狠心的人,估计他从来不知道如何对别人善良一些。

再后来,三叔一家外出打工,搬到了县城居住。我虎哥长大了,成了家庭的顶梁柱,家庭经济有了很大的改观。

由于我二哥一直都很瘦,有点体弱多病。我三叔便到处找药来给我二哥吃。不知道他在那儿找来的补药,我二哥吃了那种药,身体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胖了起来,一家人都感到高兴。

可是好景不长,我二哥的身体突然瘦了下去,去医院检查,结果是得了糖尿病。

接着就是不断的治疗,花了不少人力、财力,幸亏我虎哥能挣钱,家庭也还算过得去。

就这样过了几年,三叔开始生病了,先是眼睛看不到,后来索性卧床不起了,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世人不知有因果,因果何曾饶过谁。如果年轻的时候,他不做那么多令人伤心的事,或许结果就会不一样。

如今三叔早已逝去了,写下这些,不为指责。我想表达的,除了悼念之情,就是要告诉自己:人生在世,善良为本,好人一生平安。

再来说我虎哥。

由于我三叔的不作为,他早早就懂事了。为了赚钱养家,他吃了不少苦,但总算成熟了起来,进了一个电站工作,算是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空余的时候,他自己做点生意,应该说钱是挣了不少。

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很会为人处事。

平时,从不吝啬,对我们一大家子人,更是好得不得了。父亲一辈,他总是要尽自己的孝心,无论是经济上,还是物质上。其他几个哥哥家的孩子,每次遇到他,他都要给点零花钱,少则一百,多则几百。我在外求学,花销不小,每年回来,他都要拿钱给我读书用,最多的一次,给了我500元钱,他带给我的这些感动,我刻骨铭心,此生难忘。

每逢村子里有红白喜事,都是他在主持着料理一切事情,他每次都不辜负众望,把事情办得井井有条,村子里的人都很看得起他,都夸奖他的才能。

他为的朋友,更是多得不计其数。送他去火化的那一天,有将近20个车,全是他朋友的,没有任何人号召,都是自发地来送他最后一程,虽有千万种不舍,但也无可奈何。他们来送我虎哥,在慰藉逝去的亡魂的同时,也在慰藉他们自己那颗缺憾的心。

他离去了,痛心的不止我们这一家子人。旁人,凡是认识他的,只要说起他的事,都感叹不已、惋惜不已,都觉得他的离去,真的是不值得,太可惜了。

天妒英才,恐怕再也找不到比这还悲惨的事了。

如今,三叔家就只剩下三婶和二哥了,二哥糖尿病严重,常以医院为伴,早已骨瘦如柴,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三婶虽然才50岁,却早已是头发花白,常以泪洗面,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经历了中年丧夫、老年丧子的惨状,也好不到哪儿去。

世人不知有因果,因果何曾饶过谁。

但我想说的是,无论何种因果,既然已经无情地夺去了三叔的生命,却为何还要再夺去我虎哥的生命?

每当想到两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无情地夺去了,我常常泪眼滂沱,心疼不已,阵阵缺憾蹿上心头。

如今,一切早已成定局,无法再改变了。

只希望,世人不要再造因果了,因为早晚要自作自受,毕竟因果何曾饶过谁。

只希望,因果能放过世人,不要再惩罚那些已经很可怜的人了,诸如我三婶、二哥。也不要再伤害诸如我等亲人的善良心了,真的承受不起。

只希望,好人一生平安。

只希望,逝者安息,生者奋发。

羽绒服

常德订制职业装

西宁西装定制

济源西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