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批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批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QQ空间显示她早有自杀念头

发布时间:2020-06-28 11:52:13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批发厂家

孙正雯QQ空间截图

孙正雯走了,在她的QQ空间中,还留有一些生前的印记,记录着女孩这一年的点点滴滴,循着这些轨迹,可以看到一个更加真实的她,可惜,她的QQ签名却停留在了2012年7月2日下午一点钟,“我想我应该会消失一段时间吧……”

本版撰稿 记者 梁赓 郑心茹 徐杰

A

羡慕嫉妒恨……你麻麻(妈妈)真好

按孙正雯的同学提供的QQ号,记者找到了她的QQ空间。这条最后的签名,目前只有一位好友的留言,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有简单的一句,“你为何……”之前的一条签名,可看出来她对于放假还是很开心,且感觉到了轻松的,7月2日下午一点钟,孙正雯说,“正式放假啦”,同时还发了一个笑脸的表情。此外,对于考试本身,孙正雯也觉得难捱,6月24日晚上六点半左右,改了签名,“终于考完了啊、有种死了很久又活过来的感觉……”

然而,在放假前,她似乎经历了一次煎熬,那是7月1日下午她的签名是“55555(哭)……我会不会就这么死在家长会的夜晚啊”,看得出来,对于即将到来的家长会,她的心中还是充满了恐惧和不安。一位同学在昨天留言感慨,“这话成真了”。

还有同学在这个签名下留言,有的说,“我妈说周老师没点我名”,孙正雯回应时没说考试本身的事情,而是说,“羡慕嫉妒恨……你麻麻(妈妈)真好!”

B

名人居然和我说话 被重视,好开心

孙正雯的签名中,对于友情似乎特别看重,很多签名都是和朋友有关,朋友似乎在她心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6月7日,“是么,我很讨厌……或许是吧。”

6月7日“那个困扰我很久的问题,终于在今天解决了。溪,你果然是我的好姐妹、我会一辈子爱你的。”

5月27日,“抛弃友情的人,友情也会抛弃他。”

5月26日,“『您没有访问权限』(别人的空间她不能看)……多么冷酷的几个字眼啊。”

1月18日,“名人居然也和我说话哎~被重视,好开心。”

字里行间,孙正雯提到了不少同学朋友,她似乎特别在乎朋友对她的感受,也在乎自己的心理状态,小心,细腻,又敏感。

C

空间里提及为何追星 心痛时“我还有他们”

在孙正雯的QQ空间内,也像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爱好,当然也有自己喜欢的明星,其中林依晨似乎是她的最爱,只是喜欢的似乎有些“偏执”和“疯狂”,很多签名和日记中,都多次提到,而且直抒胸臆地用“爱”来表达自己的喜欢,不少朋友还对她这种“追星”的执着有所了解。

至于为何这样喜欢和迷恋一个明星?从孙正雯的空间中找到一些端倪。

孙正雯曾转发了一条别人空间的文字,并表示,“没错……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林依晨的原因!”

“追星有什么不好!至少在我难过时、寂寞时、受伤时、心痛时……我可以流着泪抱着他们的海报笑着说:"没事、我还有他们"。即使他们不在身边、至少也能给我们心灵上的安慰、那将会是我们最大的鼓励。只要他们的一个微笑,便足以让我们伤痕累累的心得到痊愈。不知不觉中,他们已不只是偶像那么简单了……”

D

双人床,她靠右睡 一个人的感觉不好

孙正雯的空间中,还有一些文字,让人读来能感觉到她淡淡的孤单,简单的快乐,和对生活的希冀。

6月21日,她修改了签名,“有时真的只是想做点好事,但是有时好难。”

6月18日,孙正雯写道,“啊啊啊,郁闷那,早上上学去学工,浪费了我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的大好青春啊,人家说"一日之计在于晨",人家又说"时间就是生命"…… 我的青春啊啊啊……”

6月7日,孙正雯又写道,“请给我时间,我会改变的,相信我。”

2月6日,“我的床是双人床,可是我每次都睡在右边的一点我不想让熟睡的自己也意识到我是一个人。”

关于父母的文字,孙正雯提到的不多,只有一点简单的记录:

5月1日,“哈哈,今天晚上用我爸爸的网卡上网下了好多歌,开心开心。”

2月25日,“夜深人静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爸爸妈妈都去应酬了。好孤单。”

律师观点

近十部法律管不住家暴

近几年,未成年人遭受家暴的事件不断爆出,保护未成年人远离家庭暴力的呼吁越来越多。事实上,未成年人保护法等近10部法律都对保护未成年人远离家暴有所规定。

康桥律师事务所邓莉律师认为,“教育暴力”的现象在许多家庭中存在着,她认为,“教育暴力”不仅是一个法律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很多家长认为,打骂孩子是家务事。”邓莉告诉记者,在“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材”等传统的教育观念的影响下,许多家长不仅认为体罚孩子是一种理所应当,甚至认为对孩子成长有益的事情,根本意识不到这是一种家庭暴力。

邓莉告诉记者,教育暴力的存在,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许多家庭的教育方式非常粗糙,而这跟父母本身的素质有一定关系,“对孩子动辄打骂,评价标准扭曲,把学习成绩看得太重要。”邓莉认为,要减少教育暴力的存在,必须改掉粗糙的教育方式,对孩子少打、少骂、不打、不骂。

现行法律条文太粗放

律师建议立法治家暴

7月8日,我国第一个“反家庭暴力法建言联盟暨维权联盟”成立,发起人山东大正泰和律师事务所王新亮律师起草了反家庭暴力法律建言稿,其中对“教育暴力”做了详细的叙述。王新亮认为,父母为教育的目的享有对子女轻微体罚的权利,但不能超越法律规定的界限,一旦越过了法律界限,就构成了“教育暴力”。

王新亮认为,教育暴力之所以存在,主要原因是缺少监管。他认为,教育暴力多发生在家里,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缺乏他人的监督。此外,在家里遭受暴力的孩子也很少告诉他人,更不可能将自己的亲生父母告上法庭,因此也缺少法律的监督和制裁。此外,法律条例不详细,显得太粗放,不易执行,使得现有法律苍白无力。

王新亮起草的反家庭暴力法建言稿对父母向子女施暴的情节做了多种分析,其中,建言稿认为“父母体罚的身体部位仅限于臀部和手掌”“ 体罚次数每年不得超过六次,每月不得超过一次”“体罚程度不能构成轻微伤”等。对于父母向子女施暴造成轻微伤、轻伤、重伤或死亡的,建言稿认为实施教育暴力的父母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

各方评论

摆在中国式家长面前的

恰恰是家庭教育这堂课

孙正雯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两名网络评论家马桂路、王传涛分别在个人博客上对这件事做出了评论。

马桂路在其博客中写道:“家暴不仅是道德问题,还是法律问题,所以在道德不足以约束家长暴行的时候,我们就需要法律的强势介入。但是,目前我们现行法律的最大问题是不具备可操作性。就家暴来说,根据我国《刑法》及其司法解释,与家庭暴力有关的罪名是虐待罪,而虐待罪属于自诉案件范围,只有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才能进入国家公诉程序。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儿童受能力、亲情等因素的影响,一般不会到法院控告父母的暴力行为,其他亲属也不愿意提起刑事自诉,那么案件就不能进入司法程序,施暴的监护人就不会受到法律的有效追究,儿童就得不到彻底的保护,还有可能面临反复遭受家庭暴力的危险。”

王传涛则认为,在孙正雯的遗书中,能够看到太多“中国式家长”的影子,他们喜欢把孩子当成炫耀的工具。孩子的成绩,好似与家庭的尊严与父母的面子息息相关,更不喜欢尊重孩子的选择。在博客的最后,他写道:“家庭教育,是个严肃而复杂的社会命题。是摆在我国家长面前的,一堂怎么学也学不完的教育课。而家庭暴力,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学会让我们的孩子有尊严,并拥有快乐的童年。望子成龙可以理解,但请把孩子当成一个人来对待,不要让孩子做不喜欢做的事,给他们充分的选择权和话语权,这是起码的底线。”

谷歌浏览器

Google浏览器下载

谷歌浏览器下载

Chrome浏览器下载